长叹道我想说你的思维方式很危险每个人都有自

发布时间:2018-08-01 11:27:18   编辑:马报四不像必中一肖图_马报四不像必中一肖图开奖结果浏览人次:155

 波尔就是反应慢了,等他被到了眼前的杯子吓一大跳的时候,张勇已经把杯子抽了回去,双手刷刷的甩了几下后,猛然将杯子收回了手上。
 
    张勇看着杨逸,一脸嚣张的道:“能干什么?绑个东西就能当绳镖!”
 
    杨逸楞了一下,然后他立刻道:“我靠,教我!”
 
    张勇把杯子扔到了桌子上,笑呵呵的道:“行啊,你练个两年也就能耍的虎虎生风了,不过等你真能把绳镖变成杀人的武器,起码练个四五年吧。”
 
    杨逸有些泄气了,绳镖这种武器和和刀剑也不一样,杨逸用了三年时间能成为一个用刀的高手,但是要练这个绳镖三年估计能入了门,因为这东西耍起来好看练不了多久就可以,但要是想拿来当做真正的武器那可就难了。
 
    不过再难杨逸也想学。
 
    “别管练几年,这东西好使啊,我没有长兵器,有了这门功夫我完全可以就地取材啊。”
 
    张勇笑了笑,道:“行,有空儿了教教你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浴室的门打开了,布莱恩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就等着布莱恩他们审问的结果呢,看到布莱恩出来,杨逸立刻道:“怎么样?”
 
    布莱恩沉声道:“第一遍审问已经结束了,接下来就是重复审讯辨别真伪的时间,但现在看来口供的可信度很高。”
 
    一脸疲惫的坐到了沙发上,布莱恩先是看了看凯特,然后才低声道:“先说你们最关注的问题,他是毁灭者的人,和巴斯是一伙的。”
 
    杨逸吁了口气,而凯特则是握了握拳头,低声道:“毁灭者的人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点了点头,道:“他是两年前加入的毁灭者,知道巴斯的一些事情,我简单点说好了,三年前,毁灭者遭受了沉重打击,巴斯只剩下了一个人,而巴斯是一个很现实的人,他不会因为仇恨而冒险,所以巴斯实际上是已经放弃了杀死凯特,因为凯特受到了暗夜骑士保护。”
 
    凯特咬了咬嘴唇,低声道:“放弃了……”
 
    布莱恩点头道:“是的,巴斯放弃了杀你,但他要重建毁灭者,所以他不能以一个失败者的姿态就此放弃,他招募人手,努力接下任务,用了三年时间重建了毁灭者,连他在内一共有七个人,但是在伦敦那几个人,只是他用每个月五千英镑招募的小角色,监视你是次要的,更主要的是表明姿态,这一点和我们的判断一致。”
 
    杨逸小声道:“果然是这样啊。”
 
    布莱恩沉声道:“巴斯能在局面不利的情况下毫不犹豫的杀死自己的三个同伴,这样的人,你觉得他会做报仇这种事情吗?如果有合适的机会,巴斯当然会杀了你和凯特,但是没有合适的机会,或者需要付出的成本让他觉得不值,那么他就不会杀你们。”
 
    摆了下手,布莱恩淡淡的道:“毁灭者为什么会在无畏俱乐部,那是因为巴斯和无畏俱乐部合作了,因为无畏集团接下了一个非常大的任务,但他们人手不足,所以无畏集团找到了毁灭者进行合作,这个任务你们已经知道,就是德约.马瑟尔要干掉大伊万,两个最大的军火商之间开战了,地下世界即将迎来一次世界大战,或许,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机会。”
 
 第三百零九章 你的水组织
 
    伦敦。
 
    水组织已经全部回到了伦敦,第一件事就是寻觅一个合适的地方充当落脚点,这是件大事,虽然很急但是却不能草率,所以杨逸他们全都住进了酒店。
 
    因为经费紧张,杨逸他们住的宾馆条件真的是非常有限,一天的房费只有四十英镑,在伦敦能数得上是档次最低的酒店,但好处就是房费便宜了之后,水组织的人就能每人都能分得一个房间了。
 
    到了酒店就算是暂且安顿下来了,但这几天一直极为疲累的迈克却没有休息,而是一进了酒店之后就把杨逸请进了他的房间。
 
    最廉价的酒店,空间狭小设施陈旧就不说了,就连椅子都没有一把,一张床就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。
 
    杨逸不知道迈克把他单独叫来的意图,原本以为是说两句话就走的,但迈克却是指了指床边,低声道:“坐。”
 
    杨逸只能坐在床上了,迈克在他旁边坐下来之后,只是略微沉思了片刻,就沉声道:“现在我们已经到了伦敦,你有什么对未来的计划吗?”
 
    杨逸想了想,低声道:“有几件事必须马上做,首先是寻找一个合适的据点,然后我就要把留在墨西哥的几个人召集回来,等人都到齐之后,我们就可以接下几个任务了,不管是做什么任务,我们急需多搞到钱才行。”
 
    迈克轻吁了口气,然后他低声道:“有个问题现在是时候和你说清楚了,现在的水组织,你名义上是首领但实质上却不是这样,对吗?”
 
    杨逸有些诧异的看了看迈克,低声道:“您是什么意思?”
 
    迈克呼了口气,道:“你是个年轻人,刚刚入行的你缺乏经验,让你处理水组织的所有事情显然不合适,对于还很脆弱的水组织来说,只要你犯了一个错就可能导致水组织的彻底消亡,所以我才会掌管所有的事情,但是这种状态很不合理,我和布莱恩的存在使你缺乏权威,这样不好,非常不好。”
 
    杨逸有些诧异的道:“可我确实什么都不懂,那么由您来指挥不是正合适吗?”
 
    迈克看着杨逸,只是冷眼瞧着,却是什么都不说。
 
    这些天来一直是迈克在主持所有的事情,是所有的事情,基本上没杨逸什么事,甚至就连句话都说不上。
 
    杨逸现在的身份有些尴尬,他名义上是水组织的头儿,但他却没有什么话语。
 
    水组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员的背景太复杂了,而且每个人都是精英,都是各个领域内的顶尖人物,杨逸一个毛头小子,何德何能去指挥这些在各自擅长领域内属于领军人物的属下?
 
    迈克不必说,他是整个水组织唯一称得上是真正间谍的人,无论是资历,背景,还是经验,他都是世界范围顶尖的人物,虽然只有一个人,但他要是想揽过水组织的话语权,除非杨逸想立刻散伙,否则就必须得听迈克的。
 
    布莱恩他们三个人是一个小团体,是水组织的最强战力,但杨逸根本指挥不动。
 
    杨逸自己也有个小团体,而他的小团体自然就是凯特、萧苒、还有张勇这三个人了。
 
    但即便是杨逸自己的小团体,目前来说也不算是铁板一块。
 
    凯特不必说,她是杨逸的铁杆儿,她和杨逸两个是死也分不开了,也只有凯特会毫无二心的帮助杨逸,也只有她才能和杨逸同生共死,但问题就在于只有凯特和杨逸才是这种关系。
 
    萧苒可是清洁工的人,有这一点就够了,其他不必多说。
 
    至于张勇的情况就更加复杂了,张勇和杨逸是什么关系?师徒关系,朋友关系,而张勇加入水组织说白了就是帮忙。
 
    杨逸现在什么都给不了张勇,张勇肯留下帮忙那是情分,不肯帮忙那是本分。
 
    至于舒尔茨,指望一个还没正式加入的年轻人对水组织有极高的忠诚度,那就是自欺欺人了。
 
    还有波尔,波尔现在是没办法,他一个亿万富翁要不是落到了无路可逃的境地,有什么理由跟着杨逸混,现在波尔是没办法离开,要是指望他对水组织有什么认同感那就是扯淡。
 
    这还只是在伦敦的这些人就这么复杂,别忘了杨逸还有一帮小弟在墨西哥呢。
 
    人才,在什么时候都是最宝贵的财富。
 
    杨逸有一帮能力极为出众的小弟,但杨逸的苦恼就是这些小弟就是因为太出色了。
 
    个顶个都是各自领域内的顶尖人物,在监狱这个特殊的小社会里拳头大就是老大,所以杨逸在监狱里就是这些人的老大,但是在越狱之后,这几个受形势所迫不得不追随于杨逸的小弟,在局势变得对他们有利之后,还能像在监狱里那样听他的吗?
 
    杨逸不是个精于权谋的人,但是这些问题他也不得不思考,所以他对自己面临的状况非常清楚,只是他现在处于一个积累实力的阶段,需要借助一切可以使用的力量,所以在水组织只是刚刚创立,还非常虚弱的时候就开始玩弄心计,那杨逸也未免太蠢了。
 
    杨逸把现在的水组织当成了一个三方合作的同盟组织,或许将来他会建立一个完全可以掌控的组织,但是现在他只会尽力维系这个实际上还很脆弱的组织。
 
    可是看着迈克的眼神,杨逸发现他不能再藏拙了。
 
    杨逸沉默了一会儿,他终于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我知道水组织现在的情况,没错,现在有些过于松散了,但我觉得自己确实还只是个菜鸟,如果只为了体现我才是水组织的老大,那……”
 
    迈克轻轻的舒了口气,然后他点头道:“智商高,不代表情商高,情商高,不代表会做事,会做事,不代表会管理,你能用刀杀人,但我却就怕你只会拿刀杀人,现在看来,你至少还有些想法,现在告诉我,你打算怎么经营你的水组织,注意我说的,是经营你的水组织!”
 
    迈克把你这个词咬的很重。
 
    杨逸犹豫了一下,决定还是开诚布公的说说自己的想法了。
 
 第三百一十章 开诚布公
 
    “我会确立水组织的核心成员,现在是凯特、萧苒、还有张勇。”
 
    杨逸说出了只藏在他心底的话后,他看着迈克,一脸诚恳的道:“我不是不信任您,也不是排斥您,但是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资格来指挥您,我尊敬您,也愿意听从您的安排和指令,但我不会把您当成是手下,也不敢把您当做是我绝不会分开的伙伴,因为水组织离不开您,但您随时都可以离开水组织。”
 
    迈克低声道:“说下去。”
 
    杨逸叹了口气,道:“至于布莱恩他们三个,我当他们是盟友,因为核心利益不同,追求不同,其他的也不用多说了吧。”
 
    “继续。”
 
    杨逸站了起来,他在狭窄的床缝里走了两步,然后看着迈克道:“我在墨西哥的小弟有用,所以我会把他们召集来,还有波尔和舒尔茨,舒尔茨是不可或缺的,但是他们暂时只能作为外围成员,我依靠他们但不敢绝对相信他们。”
 
    迈克摆了下手,道:“具体做法,你要怎么使用这些你不敢完全信任的人?”
 
    杨逸毫不犹豫的道:“用我的真诚打动他们,用利益捆绑他们,让他们从外围成员直至变成我可以信任的核心成员,当然还要有一些强硬而血腥的手段让他们不敢背叛。”
 
    迈克轻声道:“对于任何一个间谍组织来说,预防的重要性都绝对超过了惩罚,但是预防手段就是收心的手段,这一点我不问你,我只问你如果真的有人背叛了你,你会怎么做?”
 
    杨逸咬了咬嘴唇,轻声道:“杀!用我能想到最残忍的方式。”
 
    迈克淡淡的道:“还有一个问题,如果有人想退出水组织,但他承诺绝不会出卖组织,你会怎么做?”
 
    杨逸犹豫了,他想了一会儿后,终于还是老实的道:“我不知道,但我应该会让他离开,想一想,如果你或者布莱恩又或者是张勇,如果你们谁想离开水组织的话我该阻拦吗?不,我不会的,因为我相信你们即使离开也不会害我。”
 
    迈克笑了笑,沉声道:“可任何一个秘密组织都是能进不能出的,你没想过为什么吗?”
 
    “我当然想过,我也知道,可是……我还是不想阻拦。”
 
    杨逸显得很矛盾,然后他摊手道:“我知道这些道理,但我觉得如果有人累了,不想再过阴影里的生活,那么就该给他一个离开的机会。”
 
    迈克看着杨逸不说话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,杨逸低声道:“不知道您是怎么想的,但和我并肩作战的人如果想要离开,我是无法阻拦的。”
 
    迈克沉默了片刻,长叹道:“我想说你的思维方式很危险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法,我不会教你该怎么做,但我会把自己的做法告诉你供你参考一下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迈克轻声道:“我的做法是谁都不相信,我没有所谓的核心成员,我尽量单线联系每一个人,我经营着一张情报网,而我是这张网的核心,只要我抽身离开,这张网就会散开,有人要退出我不必担心什么,就算有人背叛了我,也不会给我造成太大的损失,所以我才能在必要的时候立刻抽身。”
 
    长叹了口气,迈克一脸无奈的道:“我这样做也是无奈,因为我怕了,就因为布莱恩的变节给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。”
 
    挥手止住了想要说话的杨逸,迈克继续低声道:“当然,现在我知道布莱恩虽然变节但他不是最大的鼹鼠,你不用提醒我。”
 
    说完后,迈克盯着杨逸,极是严肃的道:“我肯来帮你,不是想再成立个什么间谍组织,也不是想继续当个情报商,我就是想揪出那个鼹鼠,为我当年那些死去的战友和我自己找回一个公道。”
 
    杨逸当然知道这些,所以他不明白迈克再说这些有什么意义。
 
    看着杨逸一脸不解的表情,迈克轻轻一笑,道:“现在,你是时候建立自己的权威了,水组织是你的不是我的,以后有什么事你做主,如果你无法做出决定,可以在私下里问我,但是你的话必须成为无法违抗的意志,在水组织只有几个人的时候你都无法建立自己的权威,等着人再多了之后,你就更不可能建立绝对的权威地位了。”
 
    杨逸小声道:“但是,但是一个人独断专行真的好吗?”
 
    “我们的做法不同,我没有所谓的核心成员,你有,所以你可以和自己最信任的人商量讨论之后再决定一件事,但你要保证决定了之后的决断不容置疑,尤其是不容外围成员的质疑,明白我的意思吗?”
 
    杨逸点头道:“明白了,有事情可以商量,但发出的命令就绝没有商量的余地,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到底。”